2019上海F1中国大奖赛开始预售!

上海F1票务网

上海F1火热订票
当前位置: 主页 > 视频 >

2011年欧洲站谈兵论道赛后分析

来源:http://www.f1-shanghai.com作者:Racingchina点击:

  李兵:观众朋友晚上好,欢迎大家来到我们的F1转播。今天是欧洲大奖赛瓦伦西亚站的现场。今天天气非常好,赛道温度也非常高,前面赛道47度了。
  王维昕:现在看起来还会往上升。
  李兵:会对今天比赛带来什么?
  叶飞:可能跟昨天会有所不同。
  李兵:他们进站的策略今天至少会在两停以上。今天的比赛马上就开始了,下面我们就到现场去看一看。
  李兵:昨天的排位赛维特尔再次拿到冠军,昨天有一点点是这个赛季比较突出的一点,瓦特尔和韦伯都发生了一些事情。
  王维昕:今天排在后方的汉密尔顿值得大家关注,昨天汉密尔顿说了这场比赛他的愿望三个次,球玩赛。画面当中的阿隆索做好前面发车的准备,这是在他昨天赛后的看法。目前的排位赛起步的形势跟去年一模一样,去年是汉密尔顿在起步之后立即超越了韦伯,今天会不会故伎重演。
  李兵:韦伯今天起步可能会遇到一些麻烦。
  王维昕:我们前五位发车和去年前五位完全一致。
  李兵:对于一个车手来讲在这么重大的比赛临时需要在共同的比赛里面改变驾驶风格的话是非常困难的,改变驾驶风格可能带来的风险比强行超车更大。比赛一旦跑起来他肯定不会改变自己的风格。
  叶飞:阿隆索还是不太相信汉密尔顿说的话。
  李兵:在15号和16号的弯里面,车可以做的比较车,但是做不的超越的动作。
  王维昕:左侧车手使用的超车线,今天有车手在这边动手的话,危险率非常高。
  叶飞:他们的软胎是全新的。
  李兵:到这里开始,包括半雨胎,所有的轮胎全部出场了。
  李兵:发车对这场比赛还是非常重要,1号弯很快就会进,发车之后基本上一号弯是向右比较大的弯角,我们看到瓦伦西亚比较就要起跑,欧洲大奖赛开始了,阿隆索已经超了汉密尔顿,看一下1号弯,应该讲阿隆索还是好的,他要攻击阿隆索,没有没有,这样的话红牛取得一个非常完美的起步,起步之后汉密尔顿掉到了第五位。
  王维昕:其实更加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韦伯起的还是相当不错。
  叶飞:现在几个晚过后车震就形成了。
  李兵:瓦伦西亚是比较宽大的特点,但是缓冲区非常小。现在汉密尔顿在后面急,这条赛道是非常难超车的,汉密尔顿和马萨离的非常近,昨天红牛虽然两辆车排第二,但是起跑的这10几圈是他们的机会,对于法拉利迈凯轮来讲他们的下压力会找回一些
  王维昕:麦克拉伦车都有很严重的问题,起步不是所希望的。
  叶飞:可能麦克拉伦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
  王维昕:现在很有可能韦伯不会触发DRS。
  叶飞:后面的阿隆索和汉密尔顿都可以使用DRS,从目前的距离来看。
  叶飞:维珍可以过掉莲花
  李兵:看一看起步,韦伯真的起的相当好,汉密尔顿就是没有起好,巴顿的反映明显慢。
  叶飞:这次难得见到马萨起步之后表现的那么强硬。
  李兵:显然是起步的失误。
  王维昕:今天最大的起步了马萨。马萨在1号弯被韦伯给挤到了。看一看这一边,阿隆索一直在外线,对二号弯是一个向右手的弯。
  李兵:看一看佩特洛夫的起步。
  王维昕:他的策略跟很多人都不一样的。
  叶飞:起步之后似乎在一档的选择上有一些问题。起步之后稍微停顿了一下。
  李兵:汉密尔顿,今天他的起步是过于小心,车动起来有点迟滞,没有线性的加速。
  王维昕:这是第三圈,刚刚开始。
  李兵:有网友问今天两种轮胎之间的差别大吗,今天使用中性胎和软胎,两者差别非常大。
  叶飞:在200多米以后才可以使用DRS。
  王维昕:另一辆舒马赫的车也受到了苏蒂尔的攻击,下面两个人压力都很大。
  叶飞:这是第二段的DRS区,现在看起来17号弯可能性更大一些。
   
  叶飞:巴顿明显攻击性更强一点。
  李兵:巴顿现在非常的着急。
  叶飞:这个就是DRS的检测区,正好也是第一段的时点。
  李兵:巴顿在这里差的非常的远。从刚才的画面中看两个人差距在一秒以上。希望在高速弯角尽量过弯流畅一些。在选择车线的时候要提早预判。
  李兵:看一看一号弯出去,突然之间非常的凶猛,很漂亮。这个动作做的非常专业,我们可以看到它的前面离二号弯非常近了。
  王维昕:二号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超车点。韦伯今天起步为什么没有像去年一样,他在开赛之前这个老同志有经验,他改了一些东西来追加附着力。
  李兵:上一段赛事干事认为汉密尔顿追尾巴顿的事故只是赛道事故,没有实行赛后的追加,韩寒认为是巴顿的责任,我认为汉密尔顿有责任,结果我们俩打平了。因为赛事干事最后没有确定。有车迷问不知道会不会用出台规则限制。
  李兵:雷诺引擎在不给油的情况下排出汽油,在下一站,这一站将被取消,包括法拉利,麦克拉伦都已经在用这套系统,但是取消之后究竟对谁的损害更大一点,还是要通过比赛看,我们认为应该是对红牛影响比较大。
  叶飞:现在可能打击到了雷诺,虽然法拉利和麦克拉伦都是在学,但是从赛道成绩上我们看不出。
  李兵:这几辆车都在DRS的攻击区域之内,今天没有看到,只有巴顿二号弯。我们得到的消息麦克拉伦认为起步晚,有可能他的离合器过热,这可能要在后期进行调整,这是最新的一个比赛。
  叶飞:对于中小车队来说三停策略不太使用,他们一般使用应战的策略。
  王维昕:你可能多进几次劣势不是很大。
  李兵:说老实话在这里确实机会非常非常的少,而且车手不应该注意这里中高速超弯是非常重要的。
  王维昕:两辆小红牛,全场只有他们两个人做的非常快的。
  李兵:海费22秒左右,他花了4.5秒。
  王维昕:阿隆索现在离韦伯非常非常的近,现在差不多0.5秒左右。阿隆索应该要充分利用自己的软胎,因为说过中性胎很超过硬胎。
  李兵:主要原因是引擎研发的限制。看上去不错,相当空。这样的话可以调自己的节奏。
  王维昕:另外12到13圈停的人可能是三停的考虑,再看一下罗斯伯格,罗斯伯格11位,也应该进过站了,换上了第二套软胎。我们还没有看到车手在第二段使用中胎的策略。
  李兵:其实以换胎出来之后的空间,前面位置车队如果计算准确,现在我们要关注一下汉密尔顿的圈数以及汉密尔顿什么时候进展。如果在这一两圈之内汉密尔顿的车速会很快,瓦特尔不会在外面待这么久。
  叶飞:新的这条软胎比苏蒂尔,苏蒂尔也应该进过站。
  李兵:韦伯现在进来对于法拉利是一个考试,按照正常的情况下,看看这一次换胎非常非常的快,正常情况下阿隆索绝对有机会超掉韦伯,3.2秒非常快,这一进站就0.5秒。
  王维昕:现在韦伯尽可能用自己的新胎来争取一些时间。
  李兵:现在的情况是阿隆索的轮胎究竟怎么样。
  叶飞:对阿隆索来说韦伯进去之后前面一片开阔,这对他很有帮助。
  李兵:留意到换上新胎的汉密尔顿迅速进了,而且刚才留意到出站之后非常强大,有4-5秒。
  王维昕:更多的是因为两者轮胎上有很大的差别。
  叶飞:在接下来第二段可以继续使用,拉开跟舒马赫的差距。
  王维昕:这一圈韦伯前面的车手要回去,不然韦伯新胎的优势太大,放他在外面太危险。
  李兵:果然瓦特尔和阿隆索都进来。红牛的换胎仍然非常快,新胎的优势非常大。这样的话大家都要三停了。
  叶飞:看硬胎能跑多久了。
  王维昕:问题是倍耐力说这个话的时候温度不是47度,有点不太靠谱。
  李兵:舒马赫这个弯角相当威胁,看他的前翼已经挂掉了。
  王维昕:如果舒马赫没有换过胎的话正好进去。
  叶飞:前面是里尤兹。苏蒂尔的车在刚过刚才那个车的时候有些问题。
  王维昕:没有进过站的小林在罗斯伯格的身后。
  李兵:法拉利现在我觉得也有点进步,舒马赫才刚刚到第八个进口,前翼在自己的前悬挂上。
  王维昕:舒马赫仍然是套软胎,看一看舒马赫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兵:佩特洛夫,这对舒马赫来讲最差的事情,因为他已经停过两次了,刚刚出站。
  王维昕:佩特洛夫是比较硬的轮胎。
  李兵:我指这次碰撞,罗斯伯格刚刚走DRS,他在12号弯,罗斯伯格很稳健。
  王维昕:出来之后,现在看起来瓦特尔,韦伯和汉密尔顿之间的距离稍稍拉开一点。
  叶飞:目前跟韦伯差距在1.5秒左右。
  叶飞:他跟前面的佩雷兹形成一个竞争的情况
  王维昕:其实他们都非常激进,都应该在一秒钟之内。佩雷兹到现在都没有进
  叶飞:后轮轮毂已经顶到了,明显轮胎有巨大的优势。
  李兵:漂亮巴里切罗。巴里切罗在第11位。里面做防守,佩雷斯在做防守。后面是汉密尔顿,马萨呢?
  叶飞:并且被超了。马萨离他非常的远。
  李兵:好,我们现在进一段广告。
  李兵:我们现在回到比赛当中,现在的圈速基本上快韦伯0.4,0.5。
  王维昕:先进圈的策略在尝试做一个反超。瓦特尔也遇到了HRT,也没过掉。
  叶飞:现在两个DRS区域都有高速的弯角,后车要跟进非常难。第三段又是红牛的优势,这几个弯一过又会拉开。
  李兵:阿隆索今天他要把自己放在干掉韦伯或者怎么样的位置。其实我们也说过阿隆索在这里也算是主场吧,前几年他结果都不是特别好。没有上过领奖台,这是比较少的。
  叶飞:第一第二段比红牛快,但是第三段一下子掉下来了。
  李兵:本来汉密尔顿出来离马萨很远,中间隔了舒马赫,但是关键马萨招回去太远了,而且换胎动作也比较慢了一点。
  王维昕:在20圈左右,这个人就是叶飞之前介绍的,很可能是两停的策略。
  李兵:中国那个中性胎变得非常重要,而红牛在自由练习当中对中性胎没有过多发表看法。
  李兵:相信法拉利车队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阿隆索,这个时候需要阿隆索动手,当对方车发生一点毛病的时候,这个时候拖在对手后面太不理智了。阿隆索从车速上讲是非常有竞争力的,至少他的绝对车速,到目前跑了21圈19圈被韦伯快。
  王维昕:阿隆索来了。
  李兵:当对方一点点有毛病的时候你要动。
  叶飞:我们注意到前面几圈阿隆索速度不但比韦伯快,甚至比瓦特尔都要快。
  王维昕:维特尔刚才这一圈走的又有点大,这两个圈韦伯都没有很好。你现在在想想韦伯对卡斯基杨刚才的愤怒是有道理的,白白消耗了他的力气。
  李兵:我们前面说的利用对方的毛病,他对场上的局面,他觉得自己很快,已经给人造成心理阴影,你并不确定说我自己今天车就是在这里可以跟你一样,甚至可能比你更快。
  王维昕:现在法拉利和麦克拉伦练习的时候是中性胎。
  叶飞:韦伯在的KERS间接性的出现了问题。前面马萨慢到将近1秒钟。
  王维昕:有趣的一点他说你前面的时候轮胎马上衰竭,但是大家一停都差不多,明显有人用的比较省一点。
  叶飞:巴顿哪一圈进的?
  王维昕:15圈。
  李兵:现在所有人,包括法拉利和麦克拉伦,对于红牛的车和车手的能力都是非常非常,说好听一点是尊敬的,承认他们快,这当然是现实的一个问题。在等下一次轮胎的反映和进站,这确实蛮难取舍的,你不能说阿隆索跑的比较保守。
  王维昕:最大的问题是他们互相还要抢名次。
  叶飞:我们注意到刚才的进度,目前佩雷斯还没有进站,但是进站的时候非常的快。
  王维昕:现在都没有换过,我担心佩雷斯是不是要重演澳大利亚一停的战略。
  叶飞:现在唯一没有进站的就是佩雷斯了。
  王维昕:它的节奏跟后面的马萨和巴顿没有什么差别,他现在离韦伯有六秒多。现在看起来前五位汉密尔顿的圈速是最慢的。
  叶飞:三辆车要慢到两秒。一般它的车组他们机会比较多一点。
  王维昕:现在瓦特尔在前面拼命的带,刚才已经有连续两到三圈瓦特尔和韦伯互相刷对方的速度。
  李兵:他的右前胎磨损的相当厉害。
  叶飞:他的离合器从起步到现在一直给他填麻烦。
  王维昕:型号时间不是很长。佩雷斯没有停过。他要超比较难,因为轮胎比较旧。
  叶飞:最后一个弯。
  李兵:这个时候因为还没有加油,佩特洛夫这个超越动作太着急了,你可以看到跟巴顿那个超的有点差太多了。
  王维昕:前面佩雷斯飘来飘去,有可能它的轮胎已经抓不住了。这个轮胎已经26圈了。
  叶飞:在过高速弯的时候有些抓不住地。现在被超掉之后韦伯挤在了一起,如果车队真的明智的话应该让节奏比较慢的车尽量放过,因为这两个比较慢。小林可梦伟似乎换上了硬胎。
  王维昕:这边大家还是比较小心,另外缓冲区比摩纳哥大了很多。小林很有趣,第二次是硬胎起步,第二次也是。
  李兵:瓦特尔到这里又碰到慢车了,这里面瓦特尔的圈速明显的上来了,非常快。现在比赛差不多跑了有一半了,开始油量减少了,我们说的在前面的10圈可能对麦克拉伦和法拉利讲还是一个机会,越到后面油越轻,赛车本身的机械抓地力带来汽油下压力比较轻。
  叶飞:最快圈速一下子提高0.8,0.9,非常非常快,但是他现在已经离前面太远了。按照汉密尔顿这样进站的圈速看,他必须要三停。
  李兵:他现在用的还是软胎,他必须要进一次。
  王维昕:前面损失是比较严重的,提早二停让他这套轮胎坚持比较长的时间。
  李兵:汉密尔顿刚才那一次几乎可以确定轮胎个体的问题,这种情况现在已经发现很少了,轮胎个体差异的问题越来越少,80年代,90年代的时候非常的多。
  王维昕:一般来讲一批论题里面可能就那么几个,今天汉密尔顿运气不太好。
  叶飞:关键是轮胎量太少,汉密尔顿只比阿隆索早了两圈。
  王维昕:后面的韦伯进了,差不多了14、15圈进一次,如果是三停会换上昨天Q2用过那套最旧的软胎。现在基本上大家的策略,前10位车手没有办法把新软胎用在第二位。
  叶飞:汉密尔顿连续三圈都是最快。
  李兵:现在法拉利一开始,阿隆索比瓦特尔慢下来,应该说他的这套软胎比较新,阿隆索像瓦特尔的胎都已经到极限了。
  王维昕:我觉得汉密尔顿开始有点High了。
  叶飞:对这一点我完全不担心。
  李兵:法拉利感觉上进站的效率有提高。
  王维昕:但是阿隆索的出站有点慢。这一站之后由于早进圈优势,韦伯到了阿隆索前面
  叶飞:这个真的是两难,今天赛道温度高达47度,相当高,阿隆索在韦伯的后面,韦伯的新胎因为换的比较早,所以他占到了优势。
  李兵:阿隆索又回到韦伯的后面,这一次进站非常快。马萨少进一次站还在阿隆索的前面。
  王维昕:巴顿这套轮胎也没有顶过太长时间,跟瓦特尔是同圈进。现在马萨能帮到的就是把韦伯尽量往前挡一挡
  李兵:看一看韦伯的DRS,轻松超掉,赶紧把阿隆索超过去
  叶飞:估计不太愿意让。
  李兵:这个镜头终于用到了,后胎又慢了,
  李兵:好,我们再进一段广告。
  王维昕:他的KERS挂了,注意他的右侧电池,这边由于有两条大直道,如果看KERS的话损失很严重。
  李兵:现在很明显的是汉密尔顿也是第二次进站,汉密尔顿现在它变成旧胎了,瓦特尔、韦伯,阿隆索比他新的轮胎了。
  王维昕:注意他的左后胎。
  李兵:尽管我们说F1的工程技术,工具都是非常非常先进,但是居然经常会发生这种事。
  叶飞:越是精密的越是会发生事情。
  李兵:韦伯应该算是新胎的半圈就把阿隆索超掉了
  叶飞:目前这两个人轮胎状况上差不多了,之前马上有这样一次事件。
  李兵:对于这样一个车队来讲,他们肯定在内部已经被骂死,你想KERS都去掉了,这是法拉利历史上恐怕是最最严厉的一个处罚了,对外他们还是应该明白在赛车这件事情里面你就是有可能跑不赢的,这个没有办法。
  叶飞: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把更接近的竞争对手干掉。
  李兵:我觉得这个赛车关键有可能在下一站,其实雷诺我们刚才听到海费,佩特洛夫最明显的,下一站可能有不同。
  叶飞:声音应该听不到。在涡轮增加方面雷诺还是非常有心得。
  王维昕:两部红牛之间的速度比较接近。
  叶飞:前面一套轮胎比较短,车身这套轮胎走比较长时间,可能要走的比较保守一点。
  李兵:马萨在他后面还有一段距离,撑到跟马萨差不多就回来了,也别在想什么,因为他起步没有起好,从第三变成第四也不算是特别不能接受的结果。
  王维昕:红牛好象已经对KERS这个问题他们举手投降了,他们弄了只有一半马力的半KERS在那里,这样的话散热都都可以小一些,车队也说我们搞不定,就用半成品来用用吧。
  叶飞:马萨速度比汉密尔顿快,之前本身他们差距还是比较大,有9.5秒左右,看样子还有三四圈左右,全场最快的还是在前面领跑的瓦特尔。
  王维昕:有朋友问,苏拉里到底被老板下什么,很可能,如果表现再不提升的话,就可能被别人取代,这是车队给他做的最大的警告了。四分之一不到有人进肯定就是三停的
  王维昕:要他继续做现在的既能保胎又速度不错的圈速。
  叶飞:前面两停是标准停战的,像佩雷斯这些人找出一停的方案出来。
  王维昕:能把佩雷斯另外算吗?
  叶飞:我觉得应该有所联系。
  王维昕:现在瓦特尔两秒多钟,身边又是队友,压力会小很多。从总的态势上看越往后对红牛越有利。
  叶飞:我觉得今天赛道温度,法拉利和麦克拉伦不存在中性胎。
  王维昕:阿隆索又要看一看了,到前面两次进站都是韦伯先停,现在法拉利是不是做一些尝试。
  李兵:现在进去要换硬胎,你现在进去等于找死。
  李兵:如果要特别苛求的话,他们真的打的不精彩,在今天前两圈年的时候阿隆索圈速明显很快的情况下,你可以说车队没有在战术上帮到阿隆索。在25圈到27圈之前,阿隆索一直可以跟得上韦伯,跟得上瓦特尔。
  叶飞:前面两次进站,韦伯先进去的时候都是阿隆索比较快,从车队角度看,在这种情况下你让他早进站确实有一些比较新收的感觉。即便韦伯不进站,阿隆索在28圈,29圈也会进。我们要对法拉利车队有苛求。
  李兵:没有看到他们的发挥,没有看到他们亮点的地方,细节是决定成败最重要的地方。
  王维昕:罗斯伯格终于过掉了苏拉里,这两个人真的是在抢名次。已经过去有三圈时间了,现在汉密尔顿跑很远了。
  王维昕:车队所谓的提升速度有可能让他回来换轮胎了。
  李兵:我觉得现在的软胎可能支撑起来确实比较难,如果不招他们回来说明现在的软胎比硬胎效能好,或者说当硬胎衰竭了的时候会很恐怖。
  王维昕:看看汉密尔顿的圈速比最快的慢了2.5秒到3秒,差不多填补了硬软胎之间的差距了。他现在换上硬胎比旧的软胎跑的快,因为他的软胎实在太旧了。
  叶飞:1.44秒的圈速跟后边几个车队跑硬胎的差不多。
  王维昕:失去KERS带来唯一一点好处,没有KERS对轮胎的伤害会变小。
  叶飞:阿隆索目前是唯一跟上红牛圈速的。
  王维昕:现在还剩差不多15圈,大家把硬胎的圈速压的很低了。还是跟前面几次进站一样,由韦伯发布一停。这套轮胎韦伯跑了14圈。
  叶飞:现在看汉密尔顿必须要进来。这场比赛的竞争记录是3.2,韦伯这次先进去,应该说这套硬胎相比后面阿隆索这套软胎的圈速会慢不少。看一看情况如何吧。
  王维昕:这边是小林可梦伟受到了后方的攻击,两个人目前在得分区之外,从开赛到上一周比赛在前10之内。
  李兵:佩特洛夫今天的表现也不是非常的给力。
  王维昕:他选择硬胎起步好象没有太好的效果。小林可梦伟是两停,他如果用硬胎起步可以用软胎来超。去年的欧洲赛小林可梦伟最后阶段用软胎的战术很成功,但是这个需要车手在超车方面有很大的毅力。
  叶飞:法拉利已经在做准备了。
   
  王维昕:跟我之前预测差不多,韦伯换上新的硬胎,速度已经超过部分前面用软胎时间比较长的旧软胎了。
  李兵:从刚才圈速上比阿隆索和瓦特尔的软胎慢一点点。从法拉利顺序上看策略没有问题,始终坚持用软胎不用硬胎。
  叶飞:阿隆索这一圈进站这套软胎用到极限。
  李兵:韦伯这边没有被挡到。这是决定性的。我觉得也就是决定今天到底是阿隆索第二还是第三,很快,相当快。
  叶飞:韦伯在后面。还没到,阿隆索有机会了,而且要把佩特洛夫挡住。我估计佩特洛夫这个时候也就是顺势一让,他也未必搞的清楚这两个位置在什么地方。阿隆索现在不挥手了,还没套完,还有一辆。
  李兵:现在没有进来的有瓦特尔,还有马萨,还有巴顿,一停的车手佩雷斯已经上到11位,在得分区门口了。我觉得导播现在有点忘记阿隆索和韦伯。外线够吗,他的前面还有迪雷斯塔。
  王维昕:瓦特尔在维修区里出来了。有车迷还是很懂,如果硬胎衰竭比较快,那他晚进是比较正确的。
  李兵:大家已经把硬胎尽可能压了,应该说到不了严重衰竭的区间了。
  王维昕:镜头不给了,我们给大家多报一下,刚才的阿隆索可以多带开一点点,但是仍然在一秒钟攻击范围之内。
  李兵:巴顿和马萨都没有停,汉密尔顿应该说他在第四位应该是很稳的。
  叶飞:马萨今天第四的位置,当然他还要再进一次。
  李兵:马萨是3.5秒,好象是今天法拉利最快的。巴顿出来之后仍然在第六位置,韦伯刚才冲过刹车点。在后面这几圈里面韦伯没有办法用DRS来削减他跟阿隆索之间的差距,佩特洛夫还是在16,小林可梦伟2010年的策略不是那么容易复制的,到现在为止佩雷斯真的不进去,佩雷斯希望前10名有谁出点事情,他可以前进一位。
  王维昕:在这条赛道上非常的难以超车,到目前为止真正有意思的超车一个是巴顿,一个是阿隆索。这个赛道天生对车道不是很友好的位置。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去年最后那一圈小林的表现确实非常精彩。
  李兵:现在是抢到了内线,佩特洛夫刚刚前面两站还表扬自己今年有点大爆发的感觉,今年几次超车的动作显得只能说跟老一辈优秀车手相比差距还是比较大。
  王维昕:用硬胎起步的弊端是之前位置抢占比较吃亏,可能之后车手会比较保守一些。现在有大量的所谓鹅卵石一样的残留,这些在赛道上不会帮助下压力提升,是车手需要避免的。
  李兵:阿隆索面临一大串的压车,阿隆索最后在最后时刻拿回了第二的位置。韦伯现在离他有两秒多。
  叶飞:前一段时间一直受制于差距不匹配的影响,尤其他们在冬季测试,自以为得计。
  王维昕:他可以通过优势还超两部车,但是超两部车还在得分区之外。
  叶飞:佩雷斯这套软胎坚持了30圈,赛段尾端的消耗因为油量比较少所以消耗会低一点。
  李兵:轮胎抓地力只要车手心中有数,不让车滑出去。比赛还有五圈。
  王维昕:苏蒂尔他昨天的排名是第一次进入Q3,现在仍然在得分区当中,昨天海费他们两个第九第十,今天还是。
  叶飞:苏蒂尔能够以三停策略仍然保持在前十位里面,说明从赛车性能和操作上还是有可圈可点支出。
  王维昕:这一站是他们直接升级产生真正意义上的效果。现在面对的是苏拉里,苏拉里在上一次在加拿大第一次完善是最好的成绩,今天仍然处在这个成绩上,对于合同没有保障的车手讲是救命稻草。
  李兵:无论苏拉里用软胎还是硬胎,苏蒂尔都应该比他快一点。
  王维昕:今天到目前为止还剩三圈,还没有车手退赛,一个都没有缺。
  叶飞:韦伯这个变速箱出问题后,刚才那一圈差不多慢掉两秒开外,甚至为了保护变速箱,KERS可能不能用。
  李兵:很显然他现在的表现来看也不是很理想,他的弯过的相当不好。
  叶飞:现在是苏蒂尔尾速要明显快。
  李兵:在目前情况下小红牛轮胎不行之后苏拉里必须提前制动,他的制动点早了苏伊尾速自然下来了。
  王维昕:到4.7秒当时位置留给马萨时间非常少了。如果瓦特尔能够带回来的话,这是F1历史上第三个连续10场比赛上领奖台的选手
  叶飞:他8站比赛6站冠军。
  李兵:比赛马上进入到最后一圈了,前面是压力最大的一位选手,我们一直觉得说苏拉里跑了很久,其实他今年也只有21岁,还是一位非常年轻的选手。瓦特尔、阿隆索、韦伯。
  王维昕:在最后几个弯角还剩大概半圈左右。这是F1最多的完善,这个记录差不多要完成了,这是61年以来第三次F1没有出现机械故障退赛的。仔细听这些慢速弯角油门的声音,马上就要听不见了。
  叶飞:现在问题是其他车队能不能在起步之后把瓦特尔压住。好了瓦特尔,57圈。迎接格子旗的挥舞,韦伯第三名,我们可以看到第四位,有非常长的一段距离。同引擎的动静来看现在还是红牛和雷诺的排气系统还是非常的有作用,所以从这个角度说,也许下一站比赛的时候受到规则的限制。
  王维昕:不过我觉得叶飞讲的有道理,今天他高声的尖叫,这个比赛赢的比较轻松,这个是瓦特尔喜欢做1的手势,现在红牛已经开始卖1的手套了。
  李兵:能上领奖台,对车手来讲这场比赛是非常大的成功。汉密尔顿今天遇到轮胎的一点点小的意外,所以今天以第四带回来应该可以满意,比赛绝大部分时间是我们看到非常罕见的谨慎和小心,非常罕见。但是今天他大部分时间没有地方追。
  李兵:最终瓦特尔再拿一个冠军,车迷说瓦特尔这么激动干什么,他说我都习惯了,他自己难道没有习惯吗。现在说老实话,你看法拉利,不管怎么去说,法拉利现在在目前的状况下他们可以第二名带回来这个成绩无可指责,从整个比赛进程看法拉利缺少一些细节。今天是有可能他历史上第一完成F1历史上的大满贯。
  叶飞:瓦特尔的领先优势进一步的扩大。今年只跑了第八站,后面还有11站比赛跑,现在红牛是295,佩雷斯刚200出头,我们必须承认地球和火星之间是有距离的。
  李兵:韦伯在最后一停出来之后被慢车阻挡是非常严重的损失。今天地球人至少挤到了当中的位置。现在先看一下颁奖仪式。
  李兵:韦伯今天的起步起的非常漂亮。今天够热的,赛道温度一度攀到50度。
  李兵:今天我们的转播开始稍稍晚了一点,因为前面篮球赛的关系,好在从起步开始做了直播,我们先来给那些获奖的观众进行抽奖,先是五箱红牛,还有红牛提供的大礼包,恭喜这几位球迷,然后是10本F1速报,最后是8张欢乐谷门票。应该说今天比赛过程非常平淡,最终24辆车全部跑完,对于HRT这倒是好消息,对于这些小车队来讲尤其是西班牙本土车队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
  王维昕:就像前面车迷问题说的,机械故障的几率越来越小,一个很大的变化,别说麦克拉伦两辆车有一些意外情况,至少可以看到有些车追红牛比较近。
  叶飞:从策略角度说目前没有人针对瓦特尔做一些战术上的。
  李兵:大家都在赌。瓦伦西亚的赛道确实会对比赛的超越有一点影响,虽然银石没有确认,但是银的赛道超车跟这一场有完全不同的条件,下一场比赛非常值得大家关注。在2周之后我们去到银石,我们今天的转播结束之后去到锐速网,包括五星体育的频道做谈兵论道的节目,今天转播到这里,非常感谢车迷,等会儿我们到谈兵论道当中好好讨论这场比赛,谢谢!
  谈兵论道
  李兵:FM94.0五星体育的听众朋友大家晚上好,还有我们锐速网广大网友大家晚上好,我是李兵,我们继续在五星体育F1演播室里面给大家做谈兵论道的节目,我还是和王维昕、叶飞和李靖在一起。现在我们先来讨论一下今天的比赛,李靖在外面看了整整一场比赛,我们在里面看有什么不一样,你一会儿是不是说说话,是不是一会儿打个盹的,上个厕所什么的
  李靖:没有打盹。
  李兵:今天的比赛怎么样,什么状况?
  李靖:觉得这场比赛亮点不是非常重要,尤其在主场阿隆索有一个好的排位,在前面的穿越比较让人深刻,到后面我觉得他在25圈的时候,他磨损比较严重,这也是对他这场比赛精彩程度上,如果汉密尔顿把握住他的KERS,不用提前进站就不会在后面大概30多圈的时候每圈慢别人两秒。
  李兵:大家如果有电脑可以继续登陆五星体育的官网跟我们聊。你觉得汉密尔顿今天有机会吗?
  李靖:他在25圈没有失到他整个的计划。到后面以后会造成他胎的磨损比其他车多一些。我们知道在加拿大和摩纳哥战。
  李兵:你的意思不在精彩主要原因是不是在汉密尔顿
  李靖:主要是赛道。
  李兵:李靖讲到汉密尔顿,我们就来讲讲汉密尔顿,汉密尔顿今天他跑的过于稳定,过于谨慎还是什么其他原因,汉密尔顿人难做的,他跑的比较谨慎,李靖又觉得不满意。
  叶飞:一方面有他心理因素在,我觉得主要原因还是在于这场比赛他状态,按照软胎最终坚持的圈速讲,实际上差也差不多,也就是13、14的数量,但是主要因为他前面,因为他第二停比较早的进去使他跟前面的距离相差的太远,他没有让他发挥。
  李兵:我们现在看到发车情况,显然是汉密尔顿,究竟维昕说汉密尔顿起的不够好,确实起的不够好,是因为他起的过早吗。
  王维昕:如果你觉得红灯马上灭才去做,因为这个时间不一致,如果你给的太早,就像今天汉密尔顿他在比赛当中可能太早,长时间保持空转。
  李兵:我们知道离合器通常有点搞不住,因为F1都是自动换挡,但是在起步的时候是有离合器的,左脚需要踏离合器的踏板,这个旨在起步和换胎的时候用到的,过程当中不用的,那个离合器踩下去的时候起步的时候汉密尔顿给的油门太少,那说明他还是太着急了。
  王维昕:25圈他第三套软胎上去的时候,觉得好象有点High了,汉密尔顿其实还是那个汉密尔顿,但是今天那个车的问题。
  李兵:如果从这个角度讲,汉密尔顿过早的高兴了。由于掉了很多位置被马萨拼命阻挡,使得丢失了很多时间。再加上第二套胎发生了一些特别的问题。
  王维昕:如果说汉密尔顿今天有什么地方,就像开赛之前讲的第一目标是完赛,保证安全。包括第三号圈过来DRS可以启动,也没有太做激进。韦伯说汉密尔顿觉得比赛在第三弯就结束了,今天至少在前一段讲比较克制的。
  叶飞: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前半段看到他真实的汉密尔顿的存在,关键在于他确实后半段没有发挥的余地。
  李兵:我们发布会好了吗。发布会好了的话我们给大家带来发布会,阿隆索终于在自己的家乡,在瓦伦西亚可以上到领奖台拿到奖,我们看看发布会的情况。
  李兵:今天我们听到发布会比较长,你从提问者语气当中也有点感觉到他也觉得比赛有点急了。我觉得今天瓦特尔讲了很多,年轻人讲的话很多,当然讲的比较通常的,我们车队很努力,他也讲一些大实话,也有可能造成我们只能拿第三,我也上不了领奖台,他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能够拿冠军要尽全力。在这么多比赛里面,总有一只到两只车队是快的,或者有一只车队特别快,然后除非规则有大的改变的时候,这只车队会快那么两三四秒,02年,03年就是法拉利,麦克拉伦始终跟他竞争,他没有像03年到04年的车达到顶峰的状态。打造了舒马赫在法拉利的晚场。当然有一些车迷,尤其法拉利的车迷觉得老是讲火星车怎么样,其实法拉利也有火星车,可能更早一点。这个是非常正常的,只不过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辆来自红牛的,我个人认为如果规则不做大的改动,我们记得在03、04,05这几年规则大改是在积分上,那个时候在赛车规则上没有大的改变,但是现在动不动就大改。
  王维昕:这也是为什么转播当中说接下来看银石,红牛的快是整体的快,光靠一部分技术限制肯定限制不了,按照法拉利的说法,他们觉得在下压力落后于红牛3到4个月,等于说红牛的车快半年。
  叶飞:从阿隆索刚才说的1.6秒到0.6秒,这是一个比较大的跨度,当然接下来你越接近难度越高。但是我们不清楚银石真的把所有强制排挤去掉之后红牛优势会削掉多少,如果法拉利需要抓住这个机会,最好的效果是能够接近到0.3,这样子的话在排位赛中间法拉利也好,麦克拉伦就会有一些机会。
  李兵:大家可以较一下劲,否则离的太远。
  王维昕:基本上大家可以想象你踩下油门,排气管会往下排气是很正常的情况,现在首先引擎出气管通向出气馆的,当他的脚抬起之后有热吹器,他强制你停,往外排气,大概70%到80%的气流出气量,从而造成持续的下压力,这个好处在于你原来根本没有办法通过的高速过弯速度,靠下压力可以通过,这也是雷诺和红牛带来的。
  李兵:维昕刚才讲的从技术上是两步,是红牛和法拉利共同做的,红牛先做了,他把两个排气管放到底盘下面,放在尾部扩散器前部,这样可以利用到引擎排气,增加后部下压力。原来引擎排气孔都在上面,包括麦克拉伦,他们也想利用尾气,但是让尾气往上去吹上面的垂直尾翼,雷诺放到下面吹扩散器,他们在练习的时候做了两个假的排气孔,就是说在冬季测试的时候,他在上面做了两个照片在上面,肉眼感觉那两个排气孔还在,这是红牛的一个独创。然后有一个系统之后,雷诺引擎再开发出让引擎不给油的时候也排气。其实从技术上讲,这个是不难的,我只要电脑设定,原来是一种机械的设备,我油门一松排气流就少了,现在可以通过CPU或者电脑,这个技术上不是问题。
  王维昕:简单讲500到600英镑,对于整个引擎开发部不贵。
  叶飞:他原理让油门抬起来之后引擎仍然喷射燃油,造成燃烧,然后有排气继续往外排。
  王维昕:这个排气会有什么好处呢?往下面排气,我们知道气流速度越快气压越低,你跟普通气压越大,他要尽可能把赛车底部越抽越快。
  李兵:赛车底部气流抽的很快,被抽快之后会压在下面,赛车上部加上启动部件的压力,而往往这个时候是什么呢?他的特点是你都是在进弯的时候踩。这个时候你进弯的时候赛车还可以取得比较大的下压力,因为你的吹气和排气,这个被认为是红牛的优势。
  叶飞:有的车队他不是利用这样一个热吹气,他是冷吹气,完全是物理的效果,不产生燃油燃烧,喷气的化学反映。他让引擎进气的时候想帮助让气流通过某种途径从排气管排出。
  王维昕:他的气流速度没有那么快。
  李兵:你油门一松排气管的气不应该有高压的气。
  王维昕:可以有前油门10%的气量。
  李兵:但是我相信这可能是一个限制,但是这个限制究竟带来多大效果,我表示怀疑。
  王维昕:我们说的效果不是指大家慢多少,是让红牛慢多少。
  提问:是刚才开新闻发布会掉到第三和第七的原因吗?
  李兵:不是,瓦特尔说的应该不是这样。如果真的可以,而且刚才说的点5秒,能够限制排位赛的点5秒不得了。这两年红牛太快你觉得好象很正常,在以前真的不得了。
  王维昕:你很可能限制红牛,你自己往后退的差距不见得会小。
  李兵:这两站就像阿隆索所说的法拉利和麦克拉伦在追进,他们怎么追进的呢。
  王维昕:法拉利,包括麦克拉伦都很谨慎,他说出来的话都很保守。
  李兵:关于把李靖刚才提出来的吹气和排气的系统讲了一下,结果等到英国再来看,但是总体上来讲,这是一个好的方向,就是谁最快,快的太多就要限制谁。你想前年三站之后只有红牛很慢一直不用,模仿起来是非常快的,包括这些东西,砍掉之后确实差了好多。
  叶飞:从这个话你可以感觉到对红牛来说也是不公平。
  王维昕:我希望差距能够缩小一点,这只车队会不会接下来低调一点做。
  李兵:我觉得为什么到了银石,我相信F1的技术小组,他们这一票人,我相信如果我是他们,做一个客观的分析,先对公平的做,我限制你。他不可能做一道砍,把红牛砍的半身不遂。我砍的比较深,但是你骨头还没有断,只不过让比赛更好看。像巴顿那个企事业一样,他们做出一点是有这方面考虑,不管怎么样我创造出这个系统规则是允许的,没有说不,道理很简单,没有说不我就可以做。
  王维昕:很多朋友印象说,BGP在09年,他是没有钱的车队,靠赛季出这个东西,红牛有钱。这站比赛之后,他可以休假回来还是第一。这个积分优势,基本上后面砍的话需要慢慢砍,他可以一点点给你积分,但是他到最后还是可以拿冠军。这样一个系统让很多人觉得不太爽。
  李兵:这个系统对绝大多数车迷来讲不太了解,我觉得他们也没有必要来了解。今天法拉利从阿隆索的成绩看取得非常好的成果,而且特别重要的是他在特定的前20站左右圈速甚至超过赶上,一点不比他们慢。我刚才说的这些我一直说这是我个人的感觉,我的突出感觉是什么,法拉利现在有一点缺乏向红牛叫板的信心或者说底气,我不知道李靖有没有这种感觉,我觉得汉密尔顿他不管瓦特尔积分领先多少或者是前面是谁,你一看可以看出来
  李靖:我觉得在法拉利整个车队,这一站也并不是完美的,大概10秒左右,后来我们看到完赛的时候瓦特尔和汉密尔顿也就0.4秒,可以说这是瓦特尔,韦伯,阿隆索,马萨。我觉得在整体来说,这个团队并没有锐利起来,但是阿隆索的感觉,尤其在这一战的斗志我觉得是很好的。
  李兵:我们还有没有韦伯的画面。
  李靖:我觉得在三停的时候也是一个团队的胜利,在第44圈进站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也是团队在换胎的速度上也可以提高。其实,法拉利目前在去年来看,他整个大环境也是从英国开始。
  叶飞:去年这个时候韦伯是上来的。
  李靖:我觉得法拉利如果说能够在赛段前段圈速上能够追上阿隆索。
  李兵:我们可以看一看。
  李靖:可以追上瓦特尔和韦伯的角度,在超越的时候并不漏气,坚决地超越。
  李兵:你说的意思是阿隆索是完美的,车队不完美。阿隆索他抓到机会,你知道为什么,我为什么刚才说这个话,就是车队跟他说温度太高,你要保护一下,这就说明一个什么问题,阿隆索也不知道韦伯可以跑多快,他一直就跟着,他可能想等等,等第一次进站,法拉利车队也没有信心,阿隆索在前面韦伯接到这个的时候一个动作都没有,如果在汉密尔顿在后面绝对有动作。因为车队,包括阿隆索本人,说前面这家伙太快,我跟着再说,这跟汉密尔顿是完全不同的。
  叶飞:我注意到,一直看阿隆索的圈速,实际上从头到底唯一能够跟得上韦伯的马萨。在这样一个圈速的优势下不超不能让人理解的。
  李兵:所以我说他一听到红牛的声音马上就一动手,这个反过来让我觉得你早干嘛干什么去了,你为什么不动呢,你圈速又快,而且你可以用DRS,一动就干掉,韦伯没有反击,我觉得这是心态和信心的问题。
  王维昕:千万不要指责法拉利的战术策略,我们没有战术策略,就是看着红牛有感觉的,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只不过运气好点坏点的问题。
  李兵:我觉得意大利人,现在核心是意大利人,以前是德国人,有相当大的不同。应该说随性的意大利人明显加快,但是从战术上讲,这种不够积极的东西,我认为是有苗头的。
  王维昕:另外有一个好的地方,至少未来法拉利在相对比较长的时期,有帕特副来指导,也就是说整个主导看起来,意大利人被减少了,理论上讲,我们说在英国人主导法拉利的时候,那个时候法拉利相对比较有竞争力,从历史上看这是英国和法拉利的结合是比较好的结合。
  李兵:说不定差不多瓦特尔合同到了之后把德国人挖过来。如果瓦特尔这个情况到了法拉利,那就像舒马赫当年在他拿了冠军一模一样了。
  叶飞:我在想瓦特尔过来做老大,阿隆索的位置怎么办。
  李兵:因为他们最近不是请汉密尔顿喝红牛了吗,所以这里面很纠结的。
  王维昕:说到这件事情汉密尔顿喝红牛,这站比赛刚刚结束之后,最新的消息,是关于韦伯的,韦伯的赛道工程师说我们丢失第二的原因,是因为韦伯慢车阻挡很厉害,一般来讲车队是一样的观点,马特说韦伯你犯错了。这个事情很纠结。
  李兵:我觉得韦伯在那边,过的如意,被人穿小鞋也没有办法,今年的表现也不太怎么样。
  李兵:马尔科在红牛是一个什么角色
  王维昕:一般是2号人物的角色。
  叶飞:你可以发觉他所有话有的时候非常强硬的,他的这种强硬基本上把霍那的风头盖过了。
  李兵:李靖怎么看法拉利车队现象的情况,有没有感觉到我说的那种东西?
  李靖:你说阿隆索在韦伯后面,车速也比较快,你的意思是说为什么KERS没有推开?他说我知道什么时候动手,你不要告诉我什么时候动手。瓦特尔的个性不是非常好斗。
  李兵:这边有一个车迷在说进站窗口的问题,进站窗口很重要,二线的时候窗口刚出现,三进的时候红牛复制二进,窗口差了一点。我觉得其实讲的基本上是正确的,但是现在的问题就是法拉利如果还老是不主动动脑筋,他已经都被红牛感觉到你在超我,这个就有问题,我相信红牛应该专门派人盯,防止法拉利抄。
  王维昕:我们说一般车队是车手在跑,现在法拉利有一点点我个人觉得不太好了趋势是阿隆索太强,车队在很多策略上不敢太冒险,或者太冒险的车队不敢用在阿隆索身上。我跟你讲,话说回来,法拉利能跟红牛谈策略变化,这已经是很大的变化了。
  叶飞:法拉利能够控制红牛的战术已经是比较大的。刚才网友说窗口,实际上最后一停我始终认为韦伯出来的那两圈是慢的。
  王维昕:我觉得把韦伯放的位置不是很好,前面有印度力量,那两圈韦伯跑的非常大。
  李兵:我觉得韦伯受到那么大的影响了吗?
  王维昕:阿隆索换完胎出来的时候韦伯还没有搞定。
  李兵:但是我不认为有这么大的影响,也许他跟阿隆索争一争,其实阿隆索出来也被搞到的。
  王维昕:你的意思是韦伯应该更早一点进站。他可以早也可以晚,但是不要在那一点。
  李兵:我们在讨论的时候,很多你只能通过画面当中表现出来的东西下一个结论,今天比赛当中韦伯受到了慢车阻挡输给了阿隆索,但是有的时候你不知道车队为什么选那个时候,韦伯那一票我记得很快,应该是非常快的,也许车队觉得他正好在慢车前面,这个可能是1到2秒的差距,现在说你说他是一个失误,也许正常看并没有失误。
  王维昕:我始终不明白韦伯为什么超阿隆索挥手
  李兵:有些东西你觉得是车手的问题,其实是车队的问题,车队在关键时刻要给出指示。今天这场比赛无论如何过程并不激烈,因为汉密尔顿的原因起步没有起好,当然最主要的是赛道的原因,而且DRS两个区域没有开对,因为他在红线里面。我觉得到第八站出现这样的比赛,我觉得很给车迷面子了。车迷不要要求太高了。我们今天的谈兵论道就到这里,两周之后英国还是很可以看一看的,这条赛道很漂亮,规则也会发生改变,非常值得期待,今天谈兵论道就到这里,非常感谢大家,下一站再见!


(责任编辑:锐速)

------分隔线----------------------------
F1视频推荐
  • 魅力无穷的F1澳洲站 新人新队介绍
  • 2011年欧洲站谈兵论道赛后分析
  • F1世界冠军车手与车队号码的故事
  • 里卡多尝试驾驶V8房车 大赛前的特殊放松
  • 2016赛季F1大奖赛回顾
  • F1阿塞拜疆站巴库街道赛道模拟
  • 回顾F1传奇车王舒马赫 2000年日本站为法拉利首夺世界冠军
  • 梅赛德斯2016款最新赛车W07宣传片 梅赛德斯双雄秀气场